2016百大DJ排行榜DJ Mag
更新时间: 2021-11-20

  2020年以来青海台资企业数量翻倍,商业电子音乐在中国处于迅猛增长的状态, 与此同时,在全球则呈现下降趋势。然而,与全球的电子音乐同行相比,中国的新兴消费者由于较少接触电音文化,所以普遍缺少对电子音乐的体验与理解。

  然而中国正真缺乏的是大面积的自下而上,由底层文化而所带动的电子舞曲发展,而这种内部文化的缺乏导致我们对电子音乐的印象和理解只肤浅地停留在国外引进的最流行的电子音乐那部分,而不是更深层次的外国本来的东西,而那恰恰是电子乐文化发展根源。

  世界DJ百强排名杂志(DJ Mag)是中国电子音乐行业的流行风向标以及市场定位工具。这个排名都是网民和经过网上投票所选出来的年度最受欢迎DJ。在西方,这个排名是以推广电子舞曲DJ而出名的,这一系列的电子舞曲一味追求主流并且充斥着很强的商业运作。如同许多其他的全球产业一样,电子音乐行业利用中国快速增长的经济以及对西方文化的美好憧憬的现状,将一些在西方国家逐渐失去市场的音乐产品推销到中国来。如果电子音乐文化涌入中国的背后动力是商业的驱动以及暴利的驱使,那么世界DJ百强排名杂志(DJ Mag),会不会对正在逐渐壮大的中国电子舞曲粉丝带来负面的影响呢?

  世界DJ百强排名的关键问题,在于它不是基于一个DJ本身的表演技能或者创作能力,而是对观众听众拉票的能力,而这是通过广泛而集中的市场营销技巧达到的。一般来说,市场营销对于DJ来说是一项很宝贵的工具;有句话说的好:不论你有多优秀但是无人知晓也是枉然。很多榜上有名的DJ受益于成功的市场营销,无论是通过个人的努力工作亦或者是通过较高的营销预算。

  拥有资金你可以通过打广告,组建一个市场团队,甚至雇用中介公司帮助你提高在世界DJ百强排名中的位置。由于DJ以及背后的商业团队非常注重在榜单上排名的位置,因此可见商业上投资市场营销这一块是重头戏,而忽视了输出(表演,音乐制作等等)的质量。由于这个世界DJ百强排名是取决于经济上的投资而并非创意性的投资,可以说这是一个经济的表现形式,而不是文化艺术的表现形式。因此在这个世界DJ百强排行榜单中的艺术家并不是由艺术界决定的,而是由商业性质的东西决定的,又被称为音乐产业。

  既然考虑到世界百强DJ排行榜(DJ Mag)是由音乐产业所决定的,而我们对产业的定义,是企业单纯为了谋求利润所进行的商业经济活动,所以这个排行榜的最主要目的便是推销可以从中获利的电子舞曲。要了解谁是这个产业幕后的操纵者,我们不妨先来看一下2015年Billboard前100最有影响力的音乐人排行名单,它由100位高管,数码音乐产业知名人物,管理者以及制作人组成。在这一年没有一个音乐家榜上有名,名单中大部分都是中年的白人男性——他们可能对音乐有很深的研究,但是他们却缺少了世界各地的青年人都会跟音乐有着的特殊共鸣。

  世界DJ百强排行榜杂志(DJ Mag)是电子音乐行业一个非常成功的的销售工具,因为它将有个概念形式的产品转化成一种定量化的产品,将一个复杂的产品简化。音乐就好比是一种文化产品,是一种概念形式的东西,因此不容易大面积开发市场;又由于它不断地在发展,拥有许多不同的形式和用途,所以它是主观和不确定的。世界DJ百强排行榜将定量化的规则使用在电子音乐上,并且贴上标签:一年一度,DJ按照水平的高低排名,最好的DJ音乐制作,给你一种你所看到的都是大众的选择的既视感。从商业的角度来看,这个排行榜创造的产品具有三个非常有利的特点:

  流行音乐和流行歌手都是将音乐做到最简化的例子, 因为具备非常高的知名度,消费者便相信这些输出的流行元素是高质量的音乐产品。但是在这种流行的现象背后,是投资者大手笔的宣传投资换来的效应。电子舞曲(EDM) 跟这个是一样的道理。电子舞曲(EDM)这个名词是由美国音乐产业制定的一个涵盖性术语,用来涵盖所有与舞曲相关的风格以及场景;虽然电子舞曲 (EDM) 这个术语跟舞曲本身没有关联,但是与领域里的术语相比更容易被大众识别和接受,也更容易向大众推销。然而也正是因为这个与DJ音乐本质没有关联的标签,减少了与DJ本身的的个性,更重要的是这个标签去除了音乐本身最神奇的元素:风格的主观性。可以说电子舞曲这个概念在西方国家是失败的,因为它试图将所有不同风格的舞曲统一标准化,在西方国家眼里现在电子舞曲(EDM) 已经成为商业舞曲的代言词;适用于在夜总会,俱乐部,或者是节日场合,迎合美国大众市场,易于给业余舞曲粉丝带来体验和感受。

  毋庸置疑,在排行榜单上的这类DJ具有很高的市场价值。因为一般商业化的场馆或者活动承办人对DJ的评判是根据他们的知名度以及以往活动经验反馈,而不是个人的舞曲风格或者音乐品味。但是由于这种高度联结的产业导致音乐产品逐渐趋向标准的统一,因此减少了给观众带来的多元化音乐体验,慢慢的观众也丧失了对音乐的品味能力,给这种没有音乐灵魂的舞曲产生了市场空间。

  音乐产业因只专注世界DJ百强排行榜的舞曲的生产公式,所以相对传统的宣传方式而言风险减小,不需要像以前一样宣传多元化的流派,发展当地的音乐场景或者制作音乐。如此一来也减少了音乐产业向音乐人或者是各种音乐场景流派的间接投资。

  对中国而言,大面积的舞曲推广是自上而下而非自下而上的形式。自上而下意味着向大众去推销一种文化,自下而上意味着一种萌生于底层音乐消费者的文化,并且是随着发展一路演变而来的。从心理学的角度去理解这两种不同的形式,定义了与自上而下影响者有关的文化局限性。由底层进化形成文化代表着的是音乐观众的真正喜爱的文化以及对舞曲的选择,这也是一种独立性,独特性和创意性的集中体现。自上而下的这种文化营销推广方式下的音乐产品主要目的是盈利,舞曲风格单调而统一,缺乏独立的音乐思维,因此通常不具有当地音乐文化代表性。

  自上而下的营销方式在新兴市场中往往会出现一个产品的传统特色被误解或者扭曲的情况,因为产品在市场的占有率往往不是由产品的质量定义,而是由被目标市场的接受程度决定。中国已经从世界大工厂转型为世界最大的销售市场,不论是时尚,食品,设计,物流,医药还是教育,中国的西方化是一直是被自上而下营销方式中影响者的影响力而定义的,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些影响力是来自西方的海外市场。

  世界DJ前百强排行榜(DJ Mag)就是这种自上而下典型的影响者——它将生产市场对准受音乐产业支持的,容易带来经济效益的电子舞曲音乐,这样一来就容易被大众目标市场所接受。音乐产业将DJ前百强排名视为十分有利的工具,是因为它将音乐产业包装成了自上而下营销方式中的影响者。DJ百强排名榜是由面向大众的网络选票中产生的,在外表上看来是被西方电子舞曲音乐粉丝们权威认证的最佳DJ排行榜;象征着西方电子舞曲文化,但实际上它是一种经济效应的体现。这就是中国电子舞曲消费者面临的危险所在,如果舞曲消费者对DJ Mag的产生的一无所知,就很难意识到这个排行榜其实根本不代表西方电子舞曲音乐文化。

  由于在中国舞曲消费者对营销者所推销的音乐产品了解并不多,这样一来音乐产业就容易推销一些看似正宗,实际上却非常次的产品。在某种程度上无论中国人亦或是外国人都明白这一点,比如说当一个外国人在一个中国品牌的西式面点店买一条面包;或者是一个中国人去伦敦旅游的时候在街上的中式广式餐厅吃饭,都能感觉到其实不是正宗的味道,世界DJ百强排行榜(DJ Mag)利用中国市场缺乏电子舞曲相关知识的这一点,将他们商业的意图灌输进来。

  揭露自上而下产品劣质性的关键性是通过自下而上的文化醒悟和认识。在欧洲电子舞曲音乐在过去的30年得益于自下而上的文化演变和进化的到了发展和壮大。在欧洲的电子舞曲音乐粉丝熟悉多种不同类型的音乐风格,表现形式以及特色本土化的音乐场景,所以普遍对电子舞曲看法更偏向于主观。在欧洲不是缺乏自上而下的文化营销者,但是由于音乐消费者对音乐已有很深的了解,很难被他们商业的音乐产业所控制和洗脑,再由于它具有浓厚的商业性,已经逐渐被视为“地上音乐”淡出人们视野。但是在中国市场,却被捧为“地下”场景。

  在美国,全球起领导性的娱乐行业以及现代地下舞曲场景长期受funk,迪斯科的影响,一直保持着地下音乐的风格,一直到近期电子乐的出现使音乐产业逐渐将音乐标签化,直到电子舞曲(EDM) 的形成,但是美国的市场与欧洲市场有很大差别,首先考虑到美国的地理规模和位置不同,由于辽阔的国土将不同区域隔离,促使他们产生了自己各自的音乐风格,因此很难统一共鸣产生自下而上的音乐主流文化。美国在音乐领域具有很大的市场空间,但是由于自下而上的音乐文化被孤立,所以音乐粉对电子舞曲了解程度不高。音乐产业正好利用了美国音乐粉丝这一点想将他们的市场捕获:SFX娱乐在电子舞曲(EDM) 这个领域投资额达到10亿美元,收购了最具影响力的全球电子舞曲榜BeatPort,电子舞曲音乐节明日世界(TomorrowWorld),以及成为了俱乐部NMG的俱乐部经营者。随着音乐消费者逐渐对商业电子舞曲音乐有了更多的了解,也开始有了抵触情绪,他们开始探索更多自下而上的音乐文化。电子舞曲(EDM)开始失去了在地下音乐受人追捧的位置,取而代之的是Diplo的音乐厂牌Mad Decent,史奇雷克斯的独立音乐厂牌OWSLA, 法国电音型男Brodinski成立的Techno音乐独立厂牌Bromance, 以及在洛杉矶鼓励Beat场景的厂牌Soulection等等一些新血液,人气暴涨。后期SFX音乐节试图邀请一些非商业的DJ阵容来挽回一定的可信度,可是由于动作太小而且为时太晚没能够成功达到目的,最终导致SFX的破产。就这样电子舞曲音乐在美国成功打败了音乐产业自上而下的文化营销模式。

  与欧洲和美国不同的是,中国并没有强大的底层音乐文化,能够去反对商业自上而下的这种音乐文化营销模式。再就是没有足够的觉醒,缺乏了解以及极少参与能够正真代表西方电子舞曲文化的场景。中国已存在大型的娱乐产业,能够担任自上而下的市场营销角色。正如许多中国西化的例子一样,为了得到更广的市场受众群,质量往往成为了妥协对象。任何将世界DJ前百强杂志作为自身市场对象标杆的中国电子舞曲音乐组织都将音乐和音乐粉丝当成无知者看待。在商业的角度上这种模式是成立的,不过对于中国的音乐舞曲文化而言当音乐市场充斥着买家的商业可行性,在文化上确实微不足道的产品时,却是一场中国音乐文化的灾难。中国舞曲音乐将丝毫不具备在西方的任何特点,也不具有主体性,没有多样舞曲音乐风格的体验,没有本地化的一个场景,没有文化归属感,因此也不会有推动自下而上音乐文化的动力。

  支持本地舞曲艺术家或者是音乐发起人,甩开自上而下的文化营销模式。积极参与全球舞曲场景并且尝试各种风格,虽然听起来很矛盾,但实际上是非常有利于本土化音乐发展的;每一个地方都需要有本土化的音乐场景,但是相对于主流音乐拥有的大量媒体曝光度而言,当地音乐往往是依靠的是本地人的支持,方式有很多,譬如在社交媒体上关注本地音乐人,参加他们举办的音乐活动;或者是转发他们的音乐作品。这样一来DJ们,或者是音乐制作和推广发起人才能有机会获得足够的本地支持,在更大的世界舞台分享他们的音乐。在你下一次计划一个疯狂之夜的时候不妨退一步想想:你会更倾向于参加一个特别而且能够拓宽你音乐视野,丰富你体验感的local音乐活动,还是千篇一律的酒吧夜晚?

  变得更为主观;不要让别人决定你的喜好,去寻找自己觉得有意义的音乐,拥有不同风格的音乐喜好是积极态度的表现,不要只停留在你熟悉的音乐风格中而停滞了对音乐的探索。

  要知道在舞曲中是没有所谓的规则的,就像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样,每个人对舞曲的看法都不会一致。在音乐中也没有衡量音乐好坏的标尺,舞曲是活着的,会呼吸的并且不断处在一个向上发展过程中的一种产业。

  要了解你从这些不同渠道和平台获得音乐,或者音乐新闻这些平台他们的意图是什么。是为了让在平台共享的内容获得很高的点击率?或者是希望获得高额的广告收益?还是真正纯粹是为了给关注者提供高质量的音乐以及资讯?还需要了解的问题有,他们与商业企业有挂钩吗?他们真正具备音乐经验吗?还是只依靠品牌名声?

  忽略DJ Mag杂志里的世界DJ前百强排名吧!在大多一线城市中,商业舞曲推广人已经逐渐意识到就算不专注于杂志中的DJ排行榜的内容也能够吸引音乐粉丝。要更大范围的推动这一觉醒,必须要鼓励音乐粉们在对音乐艺术家盲目崇拜之前对他们有更深的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