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_娱乐频道_凤凰网
更新时间: 2021-11-22

  姜文为宣传新片《一步之遥》到访戛纳电影节,期间接受了凤凰娱乐的独家专访。

  采访姜文这件事,是应该写进娱乐记者进阶手册的(如果有的话),难采访、采访难,让记者们对姜文愈发趋之若鹜。反过来说,那些“霸气、牛逼、雄性荷尔蒙过剩”之类的标签,除了让记者45仰望、先自矮半截外,很可能也催眠了姜文自己。作为这个时代中国最好的电影导演,他在采访中十几年如一日的对抗型风格,是在消耗自己还是在完成传奇塑造?也许姜文和记者们都分不清楚。

  凤凰娱乐:您这是3D片,这次来戛纳主竞赛的戈达尔也是3D片,您打算看吗?

  凤凰娱乐:那有部3D影片叫《雨果》,是这部电影

  姜文:去问摄影师,他明白什么叫3D,他是学地理的,老早就学过扫描,当然拍得好了。

  姜文:不是,是立体电影,陈佩斯他爸演的那个,我小时候看他有一段是掉进动物园里边了,老虎就冲着银幕扑出来了,就那个影响我了。

  凤凰娱乐:那么早的片子影响你,还等到现在才拍3D?应该从《阳光灿烂》就拍3D啊。

  姜文:大伙那时觉得3D不好看,因为戴着眼睛疼,看一两个镜头挺舒服,看时间长了眼睛就疼,还得拿眼镜,我后来去洛杉矶玩时,有一个影城,里边有一个3D电影,连椅子也能动,就特别有动感。

  凤凰娱乐:不过戈达尔这次的3D也才是用两台5D2拍的,照相机

  姜文:那不专业啊,耍呢吧?不过现在拿一iphone也能拍电影,我下回就用iphone拍一个。

  姜文:喔我儿子喜欢看,但他给我时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片。我也没看过什么《钢铁侠》,我就看过《蜘蛛侠》。

  姜文:当代早晚得变成过去,我费这劲干吗?所以我索性就拍过去。其实哪儿有当代戏啊,拍完都是年代戏!

  凤凰娱乐:过去的题材其实在中国有很多禁区,比如像文革

  凤凰娱乐:是,我是想问,现在的审查比那个涌现出《阳光》《霸王别姬》《活着》时更严了

  姜文:我不这么觉得,我觉得日子会越过越好的,人会越长越老的,我不觉得今不如昔。过去有什么好?有人说“过去都是黑暗”,鲁迅也说过类似的话,所以我不怀念过去,我活在当下,放眼未来。

  姜文:因为没有现在,拍完就变成过去了,(拍桌子)你刚才问完这话也变成过去了知道吗,我是处于这样一个哲学观的人,如果你认为有现代片,那这对我来说就是一种妄想,是哲学的不正确!哪儿有什么现在?我不愿意自己骗自己,也不愿意别人骗我。

  凤凰娱乐:奥利弗-斯通在北京电影节说中国何时让拍文革和毛什么时候算开放

  凤凰娱乐:现在都知道《一步之遥》是阎瑞生那个题材改的。其实他的故事有多个形式:电影、京剧,还有相声

  姜文:我看不着,你说我怎么看?那都过去了,都是20年代演的,我就看过剧照、剧本和阎瑞生自传,传说是他狱中写的,我看也不像真的。

  姜文:那是后来的事儿!咱能聊点儿原汁原味的事吗?随便拉一人也能说一相声,我听他有什么用呢?你要说有20年代的录音还有点用,现在的都没用。

  凤凰娱乐:你上午说要把红毯铺到威尼斯去,这是暗示《一步之遥》去威尼斯吗?

  姜文:我说过威尼斯、也说过戛纳,但没这意思。不过你这想法挺有意思啊,戛纳完事儿直接从这儿走到威尼斯,走着走着,就正好到威尼斯电影节了

  凤凰娱乐:30年代的上海在很多电影中都出现过,无论是好片还是烂片、电视剧还是电影,它在你眼里是什么样的?

  姜文:哦这片儿啊不对,汪精卫那会儿是40年代,你看你看,嘿你这问题可不严肃啊!汪精卫那是从1938年,哦,那倒也可以算一点。但汪精卫同志不是在上海吧,《色,戒》写上海了吗?

  姜文:我还以为是南京呢,我记得当时里边有个鬼子说他们要完蛋了对对对,你看啊,鬼子要完蛋,那应该是40年代,也不是“30年代上海”。

  姜文:不是,我拍出来了,你问我“我眼中上海什么样”,我说“就我拍的那样”,你觉得哪儿有问题啊?你觉得我没回答你吗?

  姜文:哦是这么回事儿啊,那好,我给你多说点儿。(语速开始加快)第一,咱们所说的上海应该是殖民地上海并不是指边远乡村的上海甚至浦东都不包括就是黄浦江以西。那么黄浦滩以西呢甚至是外白渡桥以南呢才算上海。为什么呢?因为外摆渡桥以北是日本租界,日本就算比较土的地儿了,我们觉得它对上海没有什么影响。真正对上海的影响深的就是外滩和往西走的法租界,什么法国梧桐什么路名街道也有讲究。其实现代上海人身上的某种范儿也是从殖民地来的,这就二三十年代的上海。但他同时也包括某种新思潮在那里,很多有意思的人物年轻时也在上海待过,这里有十里洋场之称也有冒险家乐园之称

  凤凰网娱乐讯(采访、文/波米 图/卡卡西)姜文为宣传新片《一步之遥》到访戛纳电影节,期间接受了凤凰娱乐的独家专访。

  采访姜文这件事,是应该写进娱乐记者进阶手册的(如果有的话),难采访、采访难,让记者们对姜文愈发趋之若鹜。反过来说,那些“霸气、牛逼、雄性荷尔蒙过剩”之类的标签,除了让记者45仰望、先自矮半截外,很可能也催眠了姜文自己。作为这个时代中国最好的电影导演,他在采访中十几年如一日的对抗型风格,是在消耗自己还是在完成传奇塑造?也许姜文和记者们都分不清楚。

  凤凰娱乐:您这是3D片,这次来戛纳主竞赛的戈达尔也是3D片,您打算看吗?

  凤凰娱乐:那有部3D影片叫《雨果》,是这部电影

  姜文:去问摄影师,他明白什么叫3D,他是学地理的,老早就学过扫描,当然拍得好了。

  姜文:不是,是立体电影,陈佩斯他爸演的那个,我小时候看他有一段是掉进动物园里边了,老虎就冲着银幕扑出来了,就那个影响我了。

  凤凰娱乐:那么早的片子影响你,还等到现在才拍3D?应该从《阳光灿烂》就拍3D啊。

  姜文:大伙那时觉得3D不好看,因为戴着眼睛疼,看一两个镜头挺舒服,看时间长了眼睛就疼,还得拿眼镜,我后来去洛杉矶玩时,有一个影城,里边有一个3D电影,连椅子也能动,就特别有动感。

  凤凰娱乐:不过戈达尔这次的3D也才是用两台5D2拍的,照相机

  姜文:那不专业啊,耍呢吧?不过现在拿一iphone也能拍电影,我下回就用iphone拍一个。

  姜文:喔我儿子喜欢看,但他给我时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片。我也没看过什么《钢铁侠》,我就看过《蜘蛛侠》。

  姜文:当代早晚得变成过去,我费这劲干吗?所以我索性就拍过去。其实哪儿有当代戏啊,拍完都是年代戏!

  凤凰娱乐:过去的题材其实在中国有很多禁区,比如像文革

  凤凰娱乐:是,我是想问,现在的审查比那个涌现出《阳光》《霸王别姬》《活着》时更严了

  姜文:我不这么觉得,我觉得日子会越过越好的,人会越长越老的,我不觉得今不如昔。过去有什么好?有人说“过去都是黑暗”,鲁迅也说过类似的话,所以我不怀念过去,我活在当下,放眼未来。

  姜文:因为没有现在,拍完就变成过去了,(拍桌子)你刚才问完这话也变成过去了知道吗,我是处于这样一个哲学观的人,如果你认为有现代片,那这对我来说就是一种妄想,是哲学的不正确!哪儿有什么现在?我不愿意自己骗自己,也不愿意别人骗我。

  凤凰娱乐:奥利弗-斯通在北京电影节说中国何时让拍文革和毛什么时候算开放

  凤凰娱乐:现在都知道《一步之遥》是阎瑞生那个题材改的。其实他的故事有多个形式:电影、京剧,还有相声

  姜文:我看不着,你说我怎么看?那都过去了,都是20年代演的,我就看过剧照、剧本和阎瑞生自传,传说是他狱中写的,我看也不像真的。

  姜文:那是后来的事儿!咱能聊点儿原汁原味的事吗?随便拉一人也能说一相声,我听他有什么用呢?你要说有20年代的录音还有点用,现在的都没用。

  凤凰娱乐:你上午说要把红毯铺到威尼斯去,这是暗示《一步之遥》去威尼斯吗?

  姜文:我说过威尼斯、也说过戛纳,但没这意思。不过你这想法挺有意思啊,戛纳完事儿直接从这儿走到威尼斯,走着走着,就正好到威尼斯电影节了

  凤凰娱乐:30年代的上海在很多电影中都出现过,无论是好片还是烂片、电视剧还是电影,它在你眼里是什么样的?

  姜文:哦这片儿啊不对,汪精卫那会儿是40年代,你看你看,嘿你这问题可不严肃啊!汪精卫那是从1938年,哦,那倒也可以算一点。但汪精卫同志不是在上海吧,《色,戒》写上海了吗?

  姜文:我还以为是南京呢,我记得当时里边有个鬼子说他们要完蛋了对对对,你看啊,鬼子要完蛋,那应该是40年代,也不是“30年代上海”。

  姜文:不是,我拍出来了,你问我“我眼中上海什么样”,我说“就我拍的那样”,你觉得哪儿有问题啊?你觉得我没回答你吗?

  姜文:哦是这么回事儿啊,那好,我给你多说点儿。(语速开始加快)第一,咱们所说的上海应该是殖民地上海并不是指边远乡村的上海甚至浦东都不包括就是黄浦江以西。那么黄浦滩以西呢甚至是外白渡桥以南呢才算上海。为什么呢?因为外摆渡桥以北是日本租界,日本就算比较土的地儿了,我们觉得它对上海没有什么影响。真正对上海的影响深的就是外滩和往西走的法租界,什么法国梧桐什么路名街道也有讲究。其实现代上海人身上的某种范儿也是从殖民地来的,这就二三十年代的上海。但他同时也包括某种新思潮在那里,很多有意思的人物年轻时也在上海待过,这里有十里洋场之称也有冒险家乐园之称

  创立于1939年,是当今世界最顶尖的国际电影节,与威尼斯、柏林电影节并称为欧洲三大国际电影节。[详细]企业网站建设如何做好前期市场调研?